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www.zyglass.com.cn

当前位置: 海伦圣达新闻网 > 互联网 > 亚马逊等巨头多年来利润飙升 工人未分得红利或引发大罢工 亚马逊等巨头多年来利润飙升 工人未分得红利或引发大罢工

亚马逊等巨头多年来利润飙升 工人未分得红利或引发大罢工

时间:2019-08-08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摘要]在美国各地工会参与率持续下降35年后,捷蓝航空、亚马逊、Uber和Lyft的非工会员工,越来越多地提出更高的工资要求或试图组织起来,他们受到了劳动力市场紧张、公司税低、公司利润激增以及生活成本不断上涨的刺激。腾讯科技讯8月5日消息,据外媒报道,自美国走出经济大衰退以来的十年里,包括亚马逊、航

[摘要]在美国各地工会参与率持续下降35年后,捷蓝航空、亚马逊、Uber和Lyft的非工会员工,越来越多地提出更高的工资要求或试图组织起来,他们受到了劳动力市场紧张、公司税低、公司利润激增以及生活成本不断上涨的刺激。

腾讯科技讯 8月5日消息,据外媒报道,自美国走出经济大衰退以来的十年里,包括亚马逊、航空公司和汽车制造商在内的许多行业都享受到了近乎不间断利润飙升的好处。

以繁荣和萧条周期著称的美国航空公司即将迎来连续第10年盈利,美国最大四家航空公司和三家最大汽车制造商去年实现了超过250亿美元的利润。现在,在美国各地,组装汽车、驾驶飞机、准备飞机食品、打扫酒店房间和储存杂货店货架的工人,决心分得更高份额的红利。

避免罢工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和底特律三大汽车制造商目前正在就将于9月份到期的合同进行谈判,并在为未来几年约15.8万名员工设定工资和福利待遇标准。美国三大航空公司——达美航空(Delta)、美国联合航空(United)和美国航空(American)的37000多名飞行员在经历了过去的经济低迷后,正在寻求更高的薪酬和更好的退休福利。达美航空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的目标是达成一项协议,继续承认我们的飞行员对公司成功做出的贡献,同时也让达美航空继续保持其增长势头。”

在美国各地工会参与率持续下降35年后,捷蓝航空(JetBlue)、亚马逊、Uber和Lyft的非工会员工,越来越多地提出更高的工资要求或试图组织起来,这受到了劳动力市场紧张、公司税低、公司利润激增以及生活成本不断上涨的刺激。

南加州的克罗格(Kroger)和阿尔伯森(Albertsons)拥有的杂货店,包括Albertsons、Vons、Pavilions以及Ralph‘s,正在与美国食品和商业工人联合会的当地成员深入谈判,希望能推迟他们的罢工。据报道,该地区上一次食品杂货行业罢工发生在15年前,导致食品杂货商损失了15亿美元的销售额。

美国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资深经济学家迪恩·贝克(Dean Baker)表示:“你无法在一到两年内扭转40年来的不平等状况。”

工资增长滞后

经济学家们说,紧张的根源在于,尽管最近工资有所上涨,但工人工资的增长幅度远没有跟上生产率和生活成本的增长步伐。与此同时,美国的失业率接近50年来的最低点,因为公司需要这些工人。

诺贝尔奖获得者、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表示:“这意味着有人得到了更多的钱。工人们说‘我们应该做点什么’,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认为恐惧在于:像现在这样糟糕的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如果我们不提前做好准备,我们会遇到更多的困难。”

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从2008年到2018年,美国每周工资平均每年增长2.6%。工人们现在不仅在寻求更高的工资,而且还在寻求更好的工作条件、健康福利和更好的退休福利,就像有些公司正准备迎接更低的经济增长预测和关税影响一样。

收支平衡

工会领袖、全美空乘人员协会主席萨拉·尼尔森(Sara Nelson)说:“为了维持收支平衡,美国工人的开支越来越高,那是个不可能停下的仓鼠轮子。”

工会现在争辩说,他们的成员应该得到更高的工资,因为他们的雇主利润丰厚。由于他们的雇主在经济衰退和破产中挣扎,他们的成员受到了裁员、休假、工资、养老金与福利削减的打击。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主席加里·琼斯(Gary Jones)上个月明确表示,工会成员预计今年在底特律与三大汽车巨头进行合同谈判期间所做的工作将得到奖励,尽管今年美国汽车销量预计将自2014年以来首次跌破1700万辆。这一降幅将标志着美国汽车行业销量自2016年创下1755万辆的纪录以来第二次下降。

亚马逊抗议

加入工会的工人并不是唯一要求更高工资和改善工作条件的公司员工。捷蓝航空和达美航空公司的非工会员工最近已经组织或正在考虑组织工会,尽管公司发出了反对此举的信息。

今年5月,从伦敦到洛杉矶,Uber和Lyft司机举行示威,要求提高工资,其中有些人在罢工期间关闭了叫车应用。Lyft和Uber的司机最近在纽约获得了加薪。

在亚马逊,仓库工人利用这家在线零售商为期两天的Prime Day促销活动,要求加薪。今年7月,在明尼苏达州,亚马逊员工在罢工期间举着标语,上面写着:“我们是人类,不是机器人”。亚马逊在欧洲的工人也举行了罢工。

去年,亚马逊员工将支付给美国员工的最低时薪提高到15美元,随后发生了示威活动。该公司上个月表示,由于目前的工作职能变得更加自动化,它将花费7亿美元对10万名美国工人进行再培训。

其他公司最近也增加了工资。例如,美国银行在3月份将员工的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20美元。投资者并不总是乐于接受这样的妥协。2017年4月,美国航空公司宣布增加飞行员和空乘人员的薪酬,但与合同谈判无关,当天股价下跌超过5%。

创纪录的利润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主席琼斯上月在密歇根州迪尔伯恩福特总部正式启动集体谈判活动时表示:“我们看到我们的美国公司获得了创纪录的利润,不幸的是,我们的成员并没能分享这些收益。在这个企业繁荣的时期,劳工仍然被要求做出让步,现在必须停止这种行为。”

航空业工人也在大声要求更高的工资和福利。他们辩称,自2011年9月1日恐怖袭击扰乱航空旅行需求、进而引发航空公司破产浪潮以来,他们还没有完全从削减中恢复过来。美国航空公司波音737机长、代表美航飞行员的联合飞行员协会发言人丹尼斯·塔杰(Dennis Tajer)说:“你不会通过破产来赢得东西,就像用奶酪研磨器按摩那样,这同样很疼。”

公司管理层与部分员工之间的紧张关系变得如此严重,以至于纠纷最终被闹到法庭上,因为公司指控员工扰乱运营,以获得合同谈判中的筹码。

取悦华尔街

工会辩称,这些公司旨在取悦华尔街,而不是自己的员工。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2017年企业减税政策的提振下,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公司连续9个季度报告利润增长。

公司已经花费了大量的“意外之财”来回购自己的股票,这让寻求更高工资的工人懊恼不已。根据标普道琼斯指数的一项分析,今年第一季度,标准普尔500指数(S&P500)企业的回购支出为2058亿美元,是继上一季度之后有记录以来第二大回购金额,同比增长9%。

标准普尔道琼斯指数显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美国联合航空、西南航空、美国航空以及达美航空公司的股票回购,在过去十年标普500指数中位列前150名。数据显示,在过去两年中,联合航空公司花费了近39亿美元回购自己的股票。FactSet的数据称,这家总部位于芝加哥的航空公司在过去两个完整日历年的净利润为42亿美元。

利润分成

与此同时,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成员通过利润分成奖金从汽车制造商的利润中分得一杯羹。然而,工会仍在努力弥补在上一次经济衰退中放弃的利益,包括2015年之前十年的工资增长停滞。由于大衰退和政府支持的通用汽车、克莱斯勒破产,工会同意削减福利并获得更多可观的利润分成,以代替年度工资增长。

根据目前的四年协议,汽车制造商已经向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成员支付了超过40亿美元的利润分成奖金。这笔创纪录的薪酬是根据每家公司在北美的年收入计算的,自2015年以来,菲亚特克莱斯勒(Fiat Chrysler)的平均每名员工约为20500美元,福特为33400美元,通用汽车为45500美元。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成员也在四年前获得了十年来的首次加薪。根据资历计算,小时工的起薪约为每小时17至30美元,远远高于其他工会员工。利润分成奖金和停滞不前的工资帮助汽车制造商控制了固定成本,并使劳动力支出与非工会竞争对手更加一致,高管们希望继续这些谈判。

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北美首席运营官马克·斯图尔特(Mark Stewart)上个月在该公司位于密歇根州奥本山的总部表示:“我们不能,也不会重复那些让我们陷入危险财务状况的行为。我们不能回到过去做生意的方式,否则我们会冒同样的风险。”

航空公司工会的成员经受了几十年的破产及其后果的困扰,现在正在为驾驶舱、机舱和维修机库的工人寻求更多补偿。强劲的美国经济推动了旅游需求,并使美国的航空公司今年连续第10年处于盈利状态。

对于一个以繁荣和萧条周期闻名的资本密集型行业来说,这是个急剧的转变美国交通部的数据显示,在2001年至2011年航空业动荡最严重时期的峰值期间,航空业裁员约28%,即14.5万个工作岗位。与航空公司相当的全职员工人数已回升至44万多人,但低于2011年恐怖袭击事件前超过53万个职位的峰值。

行业组织Airlines For America表示,十年的整合让四大航空公司控制了美国大部分市场,强劲的经济增长帮助国内航空公司自2010年以来获得了近900亿美元的利润。普林斯顿大学专门研究劳资关系和工资的经济学教授奥利·阿森费尔特(Orley Ashenfelter)说:“现在有钱可以拿。但当公司亏损时,很难说你有多重要。”

对薄公堂

有些劳资关系变得如此糟糕,以至于最终不得不对薄公堂。例如,美国航空公司在今年春天的一起诉讼中表示,它不得不取消数百个航班,因为代表其1.2万多名机械师的工会参与了非法减速工作。工会要求提高工资,并对航空公司可以将多少维修工作外包给海外工人进行更严格的限制,该公司否认了这些指控。德克萨斯州的一家联邦法院在6月份命令工会通知工人不要从事可能伤害航空公司的活动。

阿特拉斯航空全球控股公司是经营亚马逊包裹递送航空公司亚马逊航空(Amazon Air)的货运公司之一。今年7月,该公司的飞行员们驳回了推翻阿特拉斯所说的过度病假电话和非法工人减速的禁令的上诉。该公司表示,劳资纠纷导致其季度业绩令人失望,在8月1日公布财报后,该公司股价下跌了25%。该公司的飞行员抱怨工作时间过长,工资与竞争对手相比较低。

今年早些时候,西南航空公司与其机械师发生了类似的纠纷,但后来双方达成了一项合同,这是他们六年多来的首次合同,加薪幅度高于之前几轮谈判中提出的加薪幅度。

即使是与雇主关系比较好的工人也在要求更好的工作条件。去年冬天,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空乘人员在美国各地的航空枢纽进行了罢工,因为该公司将飞机上的人员减少到了联邦航空局的最低限度,称这危及了他们的安全,尤其是在航空公司容纳更多座位的情况下。

华盛顿的抗议

上个月,代表全国两万多名航空公司餐饮员工的工会在华盛顿特区的罗纳德·里根国家机场举行了抗议活动,要求为准备飞机餐饮的人提供更高的工资。

大约11000名餐饮工人在6月份投票罢工。但和其他航空公司员工一样,他们也受到《铁路劳工法案》的约束,该法案禁止停工和罢工,除非他们得到总统任命的国家调解委员会的批准。例如,上一次美国商业航空公司的飞行员罢工是在2010年,当时Spirit公司的飞行员离开了工作岗位。

总统候选人热切地关注着劳动力的动态。7月23日,像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这样的民主党候选人参加了华盛顿的餐饮工人抗议活动,总统候选人将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视为数百万选民的关键优先事项。

经济和政策研究中心的资深经济学家贝克说:“特朗普确实加剧了这个问题,因为他确实赢得了胜利,而且工人阶级是他获胜的关键。他确实更多地强调了工人阶级的问题,然后他最终做出了很多承诺。民主党人可能会对此质疑,因为他没有兑现那些承诺。”(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